第四十八章(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三天之後,於樂醒了。

於樂醒了之後,麵無表情,隻是呆呆的看著房頂發呆,一句話不說,一個動作不做,那目光中,充滿了失望和憂傷。

田風得到消息趕到的時候,房間中隻有西梁老祖一個人。

看到於樂這幅表情,田風心碎若死,回頭問道:“師傅,樂兒,樂兒,她這是怎麼了?”

西梁老祖連連歎息,無奈道:“家仇國恨集於一身,於樂的病根不在病,而在根啊。心病還須心藥醫,我就算醫好了她的百病,也醫不好她的心病啊。”

田風眉頭深深的皺在一起。

他咬了咬牙,看著一動不動麵色癡呆的女子,雙拳緊握。

“師傅,你先出去吧。”

西梁老祖麵色一愣,苦笑一聲道:“你也不必為難自己,或許那一天等她想通了,自然就好了。”

田風點了點頭。

西梁老祖很識趣的離開房間,然後輕輕的關門。

他們兩個,確實需要單獨的空間了。

等到西梁老祖離開之後,田風緩緩的做到了於樂的床頭。一臉深情的看著麵色癡呆的於樂,伸出手,握住於樂的蒼白素手。

於樂一動不動,任由田風握著自己的手,隻是不禁意的瞥了他一眼。

田風心中一陣絞痛,深情款款道:“樂兒,你,難道不記得我了麼?”

床上的佳人依舊一動不動,仿若未聞。

田風不死心,慘淡一笑道:“樂兒,你可記得,外麵在夷陵城第一次見麵的場景麼?那個時候,你還是女扮男裝,我第一次沒有認出來。可笑可笑。後來在麗水的路途中,如果不是老白指出來,我恐怕還蒙在鼓裡。老白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嗬嗬,你還記得他麼?你還記得,哪天晚上我摟著你的情景麼?”

於樂茫然的轉頭看了田風一眼,眼中似乎有一絲亮光閃動。

田風心中一陣激動,接著道:“後來,我們一起去了華山。嗬嗬,你還記得在華山上發生的事情麼?你還記得,我一腳踢到了華山的大門麼?你還記得我和華山的大師兄蕭傲生打成平手的事情麼?你還記得你關懷的眼神麼?”

於樂神情中多了一絲木然,但同樣夾著一絲若有所思,不在若一開始那般盲目癡呆。

田風知道這樣有效,深深吸了口氣,眼眸濕潤繼續道:“那個時候,你說要讓我當你的一品帶劍侍衛。我當時不肯答應,但心裡彆提有多高興。後來去了大韓,路上你一直哭個不停,我就一直摟著你,哄著你,直到大韓城下,我摟著你上城那一刻,麵對宛若蝗蟲一般的箭雨沒有絲毫後悔??????”

田風麵上淚水長流,回憶起當初的林林種種,一時間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沒有發現,床上的佳人纖細的手動了動,然後便是眼睛動了動,最後,一滴淚珠,緩緩的從她眼睛中流了出來。

於樂眼中有神。

“田、風。”

斷斷續續,簡單的兩個字,緩緩的從於樂的口中喊出。田風本來還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之中,突然間聽到這兩個字,恍若晴天霹靂,一下子目瞪口呆,看著床上的於樂,一時間手足無措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田風,是你麼?風兒。”

於樂痛苦的撲進田風懷中。

田風一動不動宛若木頭,最後才發現於樂撲進懷中痛苦淋漓。他心中一痛,緊緊的將於樂摟住。

那一刻,不舍不棄。如果有來生,便用來生彌補今生的欠缺。如果沒有來生,那就用這輩子去守護,去愛護一個人。

於樂,你可知道,這些日子,我是多麼的痛苦麼?

樂兒,你可真的,十幾年來,你是第一個讓我真正心動的女子麼?

那一刻,便是山盟海誓,便是海枯石爛。從來不信三生石畔擁有前世今生的他,第一次信了宿命。

他願意就這樣一直緊緊的摟著於樂。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