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大結局(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t小戰士已經打開了黑色炸彈的外殼,隻見裡麵是密密麻麻的銅絲和各種各樣不同顏色的導線,小戰士吞了吞口水,繼續問道:“李教授,我打開了,接下來怎麼辦。”接著對講機裡傳來了李教授自信的聲音:“看見了尾部後麵有根黑色的導線了嗎?”小戰士點點頭,說道:“看見了。”李教授果斷道:“剪掉它!”

\t小戰士拿著剪刀,雙手顫抖的伸進炸彈背後,而且小心翼翼的躲開紅外探測儀。此時空氣已經凝固,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這一切,大氣都不敢出一下,要是剪錯了的話所有人都會命喪當場。隻聽清脆的哢嚓一聲,那根細小的黑色導線已經被剪掉了,而且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頓時所有人都長舒一口氣,而且眼裡不由得充滿了希望。

\t接著,小戰士在李教授的指揮下一連剪下了四根導線,最後李教授說道:“最後剪掉紅色的那根,炸彈就應該可以停止倒計時了。”小戰士很自然的剪下了紅色的導線,然後擦了擦汗說道:“好了,這顆炸彈已經沒有威脅了,步驟我都已經記下來了,隻要把門口的四個拆掉我們就安全……”這時小戰士突然發現所有人的表情都變得無比驚恐,仿佛看到了什麼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樣。

\t小戰士猛的定睛一看,隻見炸彈上的液晶屏依然顯示著,13:51,13:50,13:49。數字一秒一秒的跳動著,每跳動一下,就如同一個重錘一般的狠狠的打擊著在場所有人的內心。小戰士瘋狂的拿著對講機吼道:“李教授!到底是怎麼回事?倒計時沒有停止!依然在讀秒,隻有13分鐘了!”

\t一向自信的李教授聽到這個聲音也慌了,他連忙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確定按我說的剪掉了導線?再確認一次,第一根黑色,接著是綠色,白色,黃色,藍色,最後是紅色。”小戰士滿頭大汗,他說道:“沒錯,絕對沒錯,我肯定是按照這個順序剪的。”就連旁邊的學生們也附和道:“對啊,我們都親眼看到的確是這樣剪掉的,怎麼還沒有停止倒計時?”

\t那邊的李教授也變得滿頭大汗起來,他瘋狂的擺弄著手裡的M-980樣品,想找出自己是不是有哪個地方遺漏了,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M-980這種炸彈結構本來就不算太複雜,隻是很普通的一種炸彈而已,拆除的步驟也很簡單,不可能有遺漏的地方,除非。李教授想到了一種可能,他記起了剛才對講機裡的一句話:“軍用M-980製式炸彈,不過不是標準版本,應該是武裝分子們自己改造過的。”

\t他本來不是很在意後麵半截,按他想法,隻要是M-980炸彈其基本結構就不會變的,就算被改造過也不太可能會動其筋骨,但是現在看來似乎這種炸彈已經被徹底的改造過了,他不在現場根本無法判斷出到底哪個部分被改造過,時間隻剩下13分鐘了,到底該怎麼辦?李教授25年的拆彈生涯第一次變得如此畏首畏尾。

\t這時,剛才一直沉默的那個匪徒頭子突然哈哈大笑起來,小張猛的大聲吼道:“王八蛋,你笑什麼?這個炸彈是不是被你們動了什麼手腳?”匪徒怪笑道:“當然動過手腳,我也不怕告訴你們,這種炸彈是我們組織花了三千萬美金從美國購買的一種最新科技研發的新型炸彈,絕對不是傳統的M-980炸彈,它的引爆方法是你們連猜都猜不到。”

\t頓時小張就火了,這裡可是有將近100條人命,此時隻剩下了13分鐘,難道就這樣前功儘棄了嗎?他衝過去抓住那個匪徒的衣領,用手槍指著他的頭大聲道:“快點告訴我拆彈的方法,不然我馬上就打爆你的頭!”匪徒冷笑道:“彆做夢了,實話告訴你們吧,這種炸彈我們買了以後在基地裡麵研究了兩個月,根本連它的結構都沒有弄懂,更彆說拆彈方法了。我相信就是你們那個什麼李教授在現場也可能13分鐘之內研究出拆彈方法然後拆掉它!想殺我就殺掉吧,反正再過一會你們也要陪我共度黃泉。”

\t小張把匪徒扔在地上,生氣的把手槍砸到了他的頭上,然後不停叉著腰不停的走來走去,嘴裡喃喃的念道:“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該死的。難道就要死在這裡了嗎?”見此情景,本來充滿希望的學生們又再一次的絕望了,就連拆彈專家都搞不定的炸彈現在還能有什麼辦法?

\t就連對講機那邊的李教授也沉默了,美國最新科技研製的炸彈,他不是崇洋媚外,但是他絕對沒有自大到連炸彈什麼樣子都看不到的情況下還能妄言能夠拆掉。難道就這樣等待死亡嗎?

\t“炸彈的原理其實很簡單。”突然,“消失”已久的白清再一次的出現在眾人麵前,他手裡拿著一個奇奇怪怪的東西,是一個傳感器纏著不少銅絲以及還有一些眾人看不懂的玩意兒。白清看著地上的那個匪徒,然後冷靜的說道:“剛才其實你還有一些話沒有說對吧?這些炸彈就算我們拆掉了大部分,隻要其中一個炸彈爆炸了,其他炸彈也會跟著引爆是吧?”

\t

\t

32

蜀中鳳凰科技學院的門口,被人群堵的死死的,數十輛警車閃耀著紅藍色的燈光,一眾官員不論職位的高低,全部聚集在了一起,死死的盯著學院的大門。

這一次綁架人質的案件可以說是十分的重大,說一句不好聽的話,要是真的發生了人質死亡的事情,這些官員每一個都多多少少的會有一些連帶的責任。而作為蜀中鳳凰科技學院的所在市區,市委書記秦宇市長陳雲等等一把手的官員,還有專門負責的公安部門鄭承剛更是會有重大的責任要負責。

現在幸好的是還沒有一個人質受到傷害,其實秦宇和陳雲隻想著那些富商的子女不要受到傷害就好,至於其他的普通的老百姓,他們才不關心呢。到時候隻要稍稍的慰問一下,發一點撫恤就可以安撫下來,但是那些富商還有官二代要是受到了傷害,他們可就不好辦了。

官二代,不用說,要是背後有著一定的關係存在,肯定會對自己之後的升遷有影響,要是一個兩個小官還好,但是要是人數多了的話,受到的壓力也就越大,而那些富豪就更加的難辦了。

現在的富豪跟兩百年前可不一樣,這也是跟新世界的格局有著極大的關係。

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後,各國的政府,除去華夏之外,大多是名存實亡。各個地方大多掌握在本地的勢力手中,他們掌握著各種科技的文獻資料,到了三次大戰的時候,為了自保組建了很多的保安團隊。而當時的政府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現在對付各國的勢力都吃力,而且這些勢力都是他們的衣食父母,為他們提供各種資源,怎麼可能反過來對付自己的衣食父母。

這些保安團隊越來越強大,其中的一些強大勢力甚至還有了自己的基因技術-碧奧蘭蒂技術。

到了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晚期,全世界的普通百姓,已經完全沒有參政的欲望了,每一天想的都是怎麼讓自己活下去。到了最後,各國的軍隊就被完全掌握在了各大勢力的手中。當然國家還是存在的,但是失去了軍隊這個武力,政府也隻能完全受到擺布。

世界大戰結束,雖然那些勢力又轉向了暗處,但是那些已經掌握了的實力又怎麼會放棄下去。他們也不會允許國家再建立自己的軍隊,所以從實質上麵來說,各國政府也已經沒有權利了。

而華夏因為長時間的大一統的傳統,終於還是重新建立了起來,但是因為各種技術在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前,就已經落後在幾個大國後麵。在戰爭之間又不注重保護,科技還不如那些大勢力保存的完好,雖然有著龐大的實力,但是依舊被各種技術克製的死死的。

現在的戰爭局麵有了新的變化,一個強大的獸化戰士,甚至能夠抵得上數百上千人的普通特種戰士,因為目標小,實力強大,更是視子彈如無物,難以消滅,就是導彈都不一定打得中,所以現在戰場上麵看的是哪一家的獸化戰士更多,實力更強,而不是看你的軍隊數量。

而這些富豪,很多掛靠在那些大勢力的組織下麵。要是他們的子女受到了傷害,可能會引起國際糾紛的,不是他們一個小小的市委書記或者是市長能夠抗下來的。

至於像蕭權桂這樣的子弟,也隻能算是有錢人,而不是富豪。他們就算死了也隻能默默的吞下肚子裡麵。

真正的富豪,就是白清這樣的大勢力在背後撐腰。而劉少昆這樣的大勢力,也可以算成華夏本地的富豪,他們的家族還掌握著不少華夏的軍權,更不是小小的市委書記和市長可以忽視的。

原本想蜀中鳳凰科技學院這樣隻是普通的學校,不會有多少富豪子弟的出現,但是這一屆不知道因為了什麼。卻是出現了白清,劉少昆這樣的異類,或者說是命運的安排把他們安排到了一起。

“出來了,出來了。”

“真的出來了啊,快找找我們的兒子出來沒有?”一個中年的婦女焦急的拍打著丈夫的背,她的身材不高,背人擋在了後麵,隻能讓個子高一點的丈夫,去尋找兒子的蹤跡。

“看到了。”丈夫的聲音中充滿著歡喜。

周圍的老百姓看到自己的兒女出來,更是無儘的歡呼起來。

但是秦宇陳雲還有公安局的局長鄭承剛卻是一點歡喜的神色都還沒有,他們神色嚴肅的聽取著武警小張的報告。

“最後我也不知道他使用了什麼方法,把那個炸彈拆除掉了。”

秦宇焦急的問道:“那他的人現在去了哪裡?”

小張愕然,回頭看了看出來的人流,不過現在哪裡還找得到那個神秘的少年。

陳雲對小張揮手說道:“你先下去吧。”

等到小張人走了之後,陳雲才問道:“書記?怎麼了?這個叫做白清的男孩子難道有神秘特彆的?”

秦宇看了一眼陳雲還有公安局長鄭承剛,覺得兩人都差不多有這個權限知道。

陳雲是市長自然是有這個權限,還有鄭承剛是公安局長,他們這些富豪的子弟安全都在他的手上,自然是要讓他知道的,以前因為這裡一直是比較安穩的,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以後這些富豪的子弟還是要更加的注意安全才行。

思考完畢,秦宇衝身邊攜帶的一個公文包裡麵,取出了一張紙條出來,是夾在一個紅色的文件夾裡麵的。

陳雲和鄭承剛神色一緊,知道秦宇從軍隊出身,很多習慣都是從軍隊裡麵帶出來的,他的文件分為幾個等級,紅色自然是最高等級的,看得出他對這張白紙的重視。

打開紙張,上麵寫了幾個寥寥的名字,不過四個名字。但是除了車璐媛外,其他所有的信息隻有名字外,全部是一片空白。

“這四個名字都是十分重要的,你們先記下來。”

等了一會兒,秦宇估計他們已經完全記熟之後才把那張白紙收了回去,神情嚴肅的說道:“這些都是極為重要的保密文件,所以以後你們不要去追查他們身後的勢力,不然沒有人能夠救你們的。你們隻要記得,就算整個學校的師生都沒有這裡的四個人的重要。但是同樣,也不要去打擾他們。隻要保證了他們的安全,讓他們能夠在蜀中鳳凰科技學院中安全的畢業,我們就算立了一大功。”

“當然,你也可以去接觸一下他們,最重要的是不讓他們討厭你們。”秦宇何等的老奸巨猾,一眼就看出了他們心中會有什麼小心思,“他麼每一個都不是很好接觸的人,特彆是白清還有劉少昆,都是性格十分......”秦宇在思考怎麼形容他們的性格,隔了一會兒才說道:“他們不是普通人,普通人的各種欲望可能完全不會被他們放在眼中,不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鄭承剛和陳雲相互看了一眼,知道秦宇說的話都是實話。從秦宇的重視中,他們能夠看得出來,這幾個年輕人身後都是有著龐大的勢力。如果性格真的像是秦宇說的那樣,十分的古怪的話,自己要去接觸對方,說不定反而讓對方厭惡了。而且他們為什麼來蜀中鳳凰學院?自然是不想被太多的打攪,不然以他們的勢力還有實力,去世界上任何一個好的學院都足夠了,為什麼要來這個無名的學院。蜀中鳳凰科技學院在蜀中雖然比較有名,但是在世界上麵的排名隻怕連前一百都排不進去。所以最好的態度,就是無視他們,隻要不讓他們受到傷害,自然是最好的選擇。

到時候論起功勞,自然會有自己的一份。

陳雲和鄭承剛這個時候也知道了秦宇告訴他們的原因,還有他的顧慮,生怕他們硬生生的擠到他們的身邊,壞了這種從天而降的好事。

一個人總歸是有感情的,他們要在這裡呆上四年,自然會對學校有感情,到時候,隻要稍稍的念一點好,回來幫忙支持一兩個項目,就足夠他們顯擺的了,沒有必要因為不知道前路的事情,來討好他們。

“那現在怎麼辦?”鄭承剛說道,“現在裡麵的普通學生都已經出來了,這幾個人裡麵,車璐媛還有劉少昆和白清都還在學校裡麵呢?”

秦宇沉聲說道:“這個劉少昆暫時還不需要我們擔心,他自己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匪徒這次就是衝著車璐媛來的,倒是白清怎麼不出來。”

陳雲插口說道:“白清就是那個摘除了炸彈的年輕人?”

“就是他。”秦宇肯定的說道。

“看起來他也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啊。”鄭承剛手捏著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個時候,三個都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一個身穿警服的人走了過來,卻是公安局的副局長竇武兵,說道:“車平雲來了。”

三個人不敢怠慢,一起來到了學院的門口,等待著車雲平的到來。

33

一輛加長的轎車緩緩的停了下來,車門開啟,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影出現在了眼前。

秦宇也是第一次麵對真人,這個男人在電視上麵他也曾經見過,一樣是神采飛揚的感覺,但是現在看到他,眼眶凹陷,胡須渣子的樣子,完全就是一個失意人的形象,很難從外表上麵把他們統一起來。但是從氣質上麵看,還是有一種沉穩的感覺,隻是偶爾從他的眼神中閃過幾絲慌亂的神色,看來對這個獨生女兒,車雲平還是很重視的。

“車先生,你好。”秦宇上前伸出雙手,迎了上去。

秦宇知道對方焦急的心情,也就沒有在禮節上麵糾結過多,詳細的把事情的發生還有現在的情況都說了一遍。

“現在令媛就在那個樓層的頂部,上麵有五個匪徒守在那裡。他們都是來自東南亞的一個小型的傭兵組織的,心狠手辣。”

車雲平讚賞的看了秦宇一眼,說道:“嗯,我知道了。我現在想要和那些匪徒好好的談一下,能不能安排一下。”

秦宇遲疑了一下,車雲平的身份重要性他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要求不能夠拒絕,但是另外一方麵來說,就算車璐媛出事,車雲平也不能夠在自己的地方出事。一個是龐大勢力的千金,一個卻是勢力的主事者。兩個選擇都是十分的為難。

這個時候,車雲平似乎也看出了對方的為難,笑了一下,說道:“我的安全可以自己保護,就算出了事情,我也不會要你們負責的。”

秦宇的心中一歎,你老說不要我們負責,但是真的出事了,我們就沒有責任了嗎?不過他的話都已經說到頭了,再阻止,說不定對方立刻就會翻臉了,還是知趣一點的好。

“那好吧,不過車先生,還請讓我們的特戰隊員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我相信我的保鏢一定能夠保護好我的。”

隨著車雲平一招手,他身後眾多的的隨從裡麵站出來一個人,個子大概有著一米九這樣,身上的肌肉倒是看不出來,都掩蓋在一身的特種作戰服中,不過看他精光閃閃的眼眸,強烈的自信撲麵而來,顯然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人物。

因為就連車雲平對這位也十分的客氣。還為了他介紹這兩個官員。秦宇和陳雲都是人老成精的家夥,自然不會看對方是一個保鏢就看不起人家。說不定那人的年薪是他們的幾十倍呢。

現在被改造的獸化士兵數量不少,基因戰士更是很多大型勢力實力的標杆,看一個勢力的大小,很多就是比較他們的獸化士兵的數量,和基因戰士的數量。兩個都是這個世界頂尖的實力擁有者。不過獸化士兵容易發狂,很不容易馴服,但是其中出現了很多的絕頂高手,他們發狂起來,完全就是一個戰爭的機器,就算是同級彆的高手都會被他們打垮。而基因戰士不會發狂,容易控製,就好像足球比賽中,基因戰士就是平穩型的,而獸化戰士是激情型的。兩者也算是各有千秋,完全就是看你的取舍而定。

不過大多數的組織都喜歡用基因戰士,畢竟他們需要的就是穩定,不會喜歡到時間狂化起來就六親不認的獸化戰士。所以獸化戰士雖然戰鬥力比基因戰士稍稍的高一點,但是獸化戰士大多是獨來獨往的獨行客,要麼就是一些傭兵團的主力。而基因戰士卻被大勢力親密,被召集起來。所以現在的情形,獸化戰士已經漸漸的落入到下風,而基因戰士卻是主流的原因。當然獸化戰士和基因戰士都是極為稀少的,能夠被改造的都是萬中無一的,一般人都難以承受那種強烈的改造,從而導致失敗。而且他們的價格高昂,一個改造戰士的成本,差不多是一個普通士兵的數十萬倍,特戰隊的萬倍。也隻有那種大勢力才能夠擁有幾個。比方華夏舉國之力,也不過才是數百人的規模,再多他們也同樣供養不起。

“有著李先生陪我進去,相信那些匪徒傷害不了我的。”

那個李雄也是十分自信的說道:“請諸位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車先生的。”

秦宇叫過鄭承剛,細細的囑咐了一遍,由鄭承剛親自帶隊,派人送車雲平他們過去。

一路上,鄭承剛掏出了一個手機,詳細的把裡麵的地形都細細的介紹了一遍,並且把警方在外圍做出的行動都說了一遍,以便雙方更好的配合起來。

等到他們來到樓層的底部的時候,也差不多已經講解完畢了。

“樓上的人聽著,車先生已經來了,你們要是有什麼要求,現在可以說了吧。”

而樓上的五個匪徒現在確實陷入了內亂之中。

不過他們也沒有相互大打出手,因為他們都知道,彼此都是一個繩子上麵的螞蚱,不可能獨自逃跑的。

“早就說過那些家夥都是一群烏合之眾,不可以信任的。現在炸藥都被拆除了,人質都沒有,現在怎麼辦呢?”其中一人嘟囔著說道。

這些人全部都是帶著黑色的頭套,讓人看不麵貌,但是他們互相之間的熟悉程度,隻要開口就知道是誰在說話。

“不要擔心,隻要車璐媛在手,他們不敢做什麼的。就算全部的人質加到了一起,也沒有她一個人重要,你們不要吵了,等著那個車雲平上來吧。”

其中一個匪徒說道:“老大,雇主不是說要把車璐媛帶去給他,才能給錢嗎?”

那個被稱為老大的匪徒吐了口口水,說道:“現在這個情況,也聯係不上對方了,而且你不認為,這個車璐媛的價值要遠遠的超過那個價錢了嗎?”

“這樣不好吧,老大?我們這麼做,是不是太沒有信譽了啊?”

“屁個信譽。”老大十分不屑的說道,“隻要這一次,我們能夠得手,相信足夠我們下輩子的生活了。以後重新找個地方,過隱姓埋名的生活,,好好的找個女人,生個孩子。”

他轉頭看著眾人緩緩的說道:“你們跟著我,時間短的也有兩年多了,更有還有從十年前久跟著我了。這麼多的時間裡麵,我們拚死拚活的是為了什麼?第一是為了我們能夠好好的生活,第二也是為了以後又一條出路,更是為了以後有了孩子,讓他們能夠有更好的培訓的機會。現在隻要我們能夠完成這一次,一切都有了,你們想不想做?”

眾人被他鼓舞了士氣,齊聲喝道:“想。”

老大揮手說道:“好了,他們就要上來了,你們各自做好準備,認真做好最後一次。幸福的生活向我們招手呢。”

就在車雲平到來的時刻,和白清同一個寢室的雷成和蕭權桂兩個人正在房間裡麵急的團團亂轉,他們眼看著炸藥上麵的顯示屏幕上麵,時間越來越少了,但是他們現在又不敢出去,生怕會引爆了那個炸藥。倒是劉少昆依然還在沉睡之中。

雷成忍不住上前,想要把他叫起來。雖然白清叫他們不要擔心,也不用去叫劉少昆,甚至還叫他們去打打CS.但是他們怎麼可能有那個心思呢?

被叫醒的劉少昆迷迷糊糊的說道:“怎麼了?”

蕭權桂對劉少昆現在還能夠睡覺,十分的佩服,這是要有怎麼樣強大的精神,才能夠在現在這個時間還能夠睡覺啊。

他苦笑著說道:“劉哥,劉爺。你就能不能不睡嗎?現在還有十分鐘的時間,炸彈就要爆炸了啊。”

“上麵顯示的時間開始走了?”劉少昆漫不經心的說道。

“就是啊,我們現在快要急死了呢?還有車璐媛現在還在對麵的樓頂呢?”雷成對車璐媛的處境還是十分的關心的。

“白清打電話過來沒有?”

“沒有。”

“哦,那就沒事了。”劉少昆又重新的躺了回去,“我再睡一會兒。”

蕭權桂突然大聲嚷嚷了起來:“快看,那個炸彈上的時間停止不走了。”

雷成聞言趕緊過去,看著那個時間停在了九分五十秒上麵,過了很久也沒有再跳動,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不過現在宿舍的走廊上麵還有著很多士兵。他們也不能出去。

34

34這個時候,雷成是最焦急的。因為車璐媛現在還在綁匪的手上,他自身已經獲得自由了,但是他的心上人還是出於危險的境地。雷成急的團團亂轉,不過他原本就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拿不出什麼像樣的辦法。雖然白清讓他不用焦急,心上人遇險,他又怎麼可能能夠安穩的坐在這裡,什麼都不做。現在看來隻能去求劉少昆了。

雖然雷成不知道底細,但是長時間在外麵做生意,推銷自己的電腦,多少頁磨練了一點出來。他能夠看得出,劉少昆和白清都是比較神秘的人。上次的事件也讓他明白了,白清和劉少昆似乎都有著自己的秘密。當然雷成也是明白人,不會無緣無故會去到處亂說。但是現在隻有一個辦法了,他也顧不得什麼了。

“少昆,不要睡了。”雷成拉了拉劉少昆的衣服。

劉少昆懶洋洋的張開了眼,低沉的問道:“怎麼了?是擔心你的車璐媛?不用擔心的。綁匪要的隻是錢而已,而且現在她的父親已經來了,還有白清在一邊,車璐媛最多受一點驚嚇,不會出事的,你安靜的坐在這裡,不要多事。”

雷成一呆,喃喃說道:“車璐媛的父親來了?這麼快?”

劉少昆還是懶洋洋的說道:“車雲平,你不知道嗎?”

“車雲平?真的假的啊?”蕭權桂張大了眼睛,“就是那個車雲平?”

“對啊,就是那個車雲平。”劉少昆乾脆利落的回答說道,不過現在他的語氣已經有一點不耐煩了,“不要吵我了,我要睡覺。”說完翻身轉了個方向,麵向著牆壁,不再開口說話。

倒是一邊的雷成還沒有轉過神來,問道:“車雲平?很有名嗎?”

蕭權桂大聲驚呼道:“雙龍集團的車雲平啊,你不知道嗎?很多電子產品都是他們集團的,平時你不是一直用的嗎?連他們的集團董事長都不知道了。”

雷成終於回神過來,失魂落魄的後退兩步,坐在了床沿。沒有想到車璐媛的家世這麼強大,居然是雙龍集團的董事長千金。長時間的底層生活,一下子就讓雷成自卑起來。

雖然上次的事情,讓他們的關係稍稍有了一點進展,但是也不過是普通朋友稍稍好一點,還遠遠的達不到說是戀人的地步。現在對方強大的身世擺了出來,好像一道巨型的鴻溝在雙方的中間狠狠地畫了出來。

背對著他們的劉少昆張著眼睛,心中默默思考,這件事情也是他故意說出來的,因為這是雷成繞不過去的一道坎,要是他沒有強烈的信心,又怎麼能夠有可能讓車璐媛的父親同意他們的婚事。

雖然俗話說,莫欺少年窮,但是也要看時間的。

第三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的時候,很多地方的勢力都存在空白,但是現在已經過去了那麼多年了。各方麵的勢力也已經漸漸的成型了,已經沒有多少新的空白能夠讓他們去占據。那些一夜崛起的例子在現在也越來越少,幾乎隻能成為一個傳說。

何況雷成雖然有著不俗的武力,還有強大的自愈能力,但是遠遠比不少那些基因戰士,他隻能說還處於幼生期,不要說基因戰士和獸化戰士,就算是一個普通的特種戰士,都能夠輕易的把他殺死,光靠著武力想要出頭那是千難萬難的。現在要混得好,一定要有一個靈活的腦子。不過看雷成以前的成績,想必也靈活不到哪裡去。

以後要是自己活著白清能夠在後麵推上幾把,還能夠混的比較好,但是要是沒有貴人幫助,也就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想要配得上車璐媛,不說彆的,起碼要在一個方麵出類拔萃才能夠被車家看得上。不然就算車雲平處於疼愛自己的女兒,他的家族裡麵也是不能夠同意的。何況秘密的情報裡麵,車雲平的身體狀況現在似乎不是很好。以後角逐車家的下一任的領導人,這個借口完全可能讓車雲平這一係成為一個巨大的破綻。

富豪的女兒不是那麼好娶的。劉少昆暗暗地歎了口氣,其實他比較看好的還是白清,至少雙方的家世都比較合拍,但是奈何白清對友情比較重視,而且似乎對車璐媛並不感冒,現在隻能夠是這樣了。

其實劉家的長輩也向劉少昆示意過,問他是不是喜歡那個車璐媛,要是劉家親自去提親的話,也有百分之八十的希望。畢竟劉家在華夏,也是屈指可數的世家。但是劉少昆眼看著兩個兄弟已經湊合到了其中,三角的關係已經夠複雜了,他再去參合一腳,變成四角關係嗎?這讓一向隻喜歡直來直往的劉少昆不寒而栗,堅決拒絕了長輩的提議,在他的心中,女人不就是那回事嗎?當初在當傭兵的時候,雖然他沒有去玩過,但是耳濡目染之下,該懂的已經懂了,不該懂的也全部都懂了。

現在就看雷成怎麼決定了,要是他退縮了,自然和車璐媛也就沒有了緣分。

緣分這個詞十分的玄妙,有的時候就是有緣無份。其實這不是一個確定,兩個人能夠遇上就是有緣分,但是你不去爭取就變成了有緣無分了。

不過這個坎不是那麼好邁過去的。不是說你有了決心就一定可以成事,也是要看機緣的。比方說雷成要是沒有了白清的幫助,他自己是很難就邁過去的,隻能變成有緣無分。但是光白清的幫助還是不夠,要是車璐媛對他沒有感覺,他也不能成功。

女人和男人是兩種不同的動物。對於一個女人來說,一般都是比較感性的,對什麼東西都可能同情心泛濫。但是卻很少有可憐的男人能夠獲得女性的青睞。而一個男人倒是很有可能由憐生愛。

現在白清和劉少昆隻是能夠幫助雷成做出一個好的環境,至於追的上追不上車璐媛,還真的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

說起來,白清把自己做的事情放到了雷成的身上,已經是一種欺騙了。如果被車璐媛知道事情的真相,絕對會和雷成翻臉的。

不過現在幾個人都是兄弟,相互之間也是十分的信任,不會有人無聊的去告密。雷成也能夠安心的去追求車璐媛。

房門“呯”的一聲,被人從外麵踢開,兩個手持衝鋒槍的匪徒囂張的從外麵進來。不過仔細觀察他們的動作,卻讓人感覺到,對方其實卻是竭斯底裡的瘋狂。

現在隻有宿舍還在他們的控製當中,人質的數量大量的減少,他們手中的籌碼也減少了很多。更重要的是匪徒們沒有發覺自己的行動有破綻讓人可以尋到。但是現在的事實就是,體育館和圖書館那邊的人質已經完全毫發無傷的被解救了出去,而那邊的匪徒們已經完全的落到了華夏公安的手中。

因為體製的緣故,匪徒們很清楚的知道,華夏絕對不會和任何的恐怖分子妥協的,他們一定會千方百計的殺掉他們。現在唯一有把握的就是,手中有著富豪的子女。但是蜀中鳳凰科技學院說到底隻是一個在國內還算有一點名氣的學院,到了國外根本就沒有多大的名氣,有了一個車璐媛已經是一個異類了。

而白清和劉少昆的背景,以他們的勢力還沒有辦法查到,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就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還有兩個重量超過車璐媛的人存在。不過要是劉少昆和白清發瘋起來,他們能不能承受的住,那是另外一件事情了。

現在匪徒們十分的缺乏安全感,想要把宿舍裡麵的人質集合起來,這樣不會讓人質有單獨逃脫的機會,他們也能夠憑此和華夏有著更多的交涉的籌碼。雖然華夏一項都不會顧忌這個,但是他們的心中還是有一點點的心理安慰的。

雷成和蕭權桂不敢自作主張,不由自主的望了一眼,還躺在床上的劉少昆。

他們這一眼看過去,頓時就吸引了兩個匪徒的目光,其中一個個子稍矮的過去,口中罵罵咧咧的說道:“喲,小子,你還能夠睡得著啊,真是好本事,教教兄弟我怎麼樣?”

說著用手中的搶管戳戳他的背部,對方又不是什麼美女。匪徒自然不會憐香惜玉,用的力氣自然不少。但是劉少昆還是那副死樣,似乎完全感受不到對方的動作。

“不會是嚇死了吧?”那個人眉頭一皺,不過他也不放在心中,雖然老大說儘量不要殺死學生,但是現在他被嚇死了,可怪不到自己的頭上來。

不過他還是再走近了一步,伸手出來,想要把對方扳過來,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就在他手剛要觸碰到對方的時候,突然手好像被一個老虎鉗鉗住一般,一股鑽心的疼痛從手上傳遞到了腦子裡麵。就在他張大了嘴,想要痛呼出來,一隻拳頭出現在他的咽喉前麵,毫不留情的砸了下去。

咽喉的骨頭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顯然是被打碎掉了。

劉少昆右手一揮,一道雪亮的刀光一閃,站在門口內部的高個雙手捂著自己的咽喉,緩緩的倒在了寢室中。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