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結局(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直到七天後,楚淩塵奄奄一息,大口的吐血,與此同時,退位,皇叔之子繼位。

杜芊月才意識到這些天發生了什麼,楚淩塵隻有七天可活,他用顧亭之的骨灰說服她在身邊陪伴,然後,時間到了,楚淩塵把骨灰交出來,然後自己也死了。

死亡,總是很有說服力。

師父告訴她:"先皇非常後悔冤枉了你,對你的死,乃至顧亭之,的死非常後悔,他為了救你,喂了你七七四十九天心頭血,就算你會改變容貌,甚至不記得他,他還是想要你回過來,結果你的執念太深,你的記憶還在,你的記憶裡充滿了對他的仇恨。為師告訴他這一切,他反倒希望你快點找上門來,還說這是上天的憐憫,在他人生的最後關頭,還能見見你。"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楚淩塵你不能死,你應該死在我的劍下,你欠我那麼多,你想賴賬嗎?我對你千好萬好,你對我呢,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傷害,你不能就這樣一死了之,額不讓你死,你聽到沒有!

然後,杜芊月拔劍自刎,半空中劃下一道霹靂,她的手緊緊地握住楚淩塵的手。

兩個人的靈魂在空中彙集在一起。

孟苡嫿的記憶洶湧而來,此時的楚淩塵,也是夜冥的靈魂,夜冥記起了前世今生,孟苡嫿也記起了前世今生。

原來這一切都不是真的,太好了,你沒有死,我沒有死,我們 回鬼界吧,我厭倦了輪回。

我們是從墮凡道輪回的,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以嫿,怕是以後,我們會一直像現在這樣孤魂野鬼一樣了。

是啊,我居然忘記了,怪不得我們會停留在人世間,夜冥,現在這樣也挺好的,不必像凡人那樣痛苦,也不必像在鬼界那樣勉強。

我們終於做回真正的自己了,我喜歡這樣,夜冥,你呢?

你喜歡就好,我也喜歡,我們去宮外看看吧,看看這大千世界。

人世間的愛恨離愁生老病死他們已經體會過,現在兩個靈魂,虛無縹緲,好像神仙眷侶,他們處在六界之外,一個誰都看不到的地方。

要說孟苡嫿對鬼界還有所流連,那唯一的理由就是司情使的職位了,孟婆湯,那讓人忘記所有痛苦和快樂的忘憂湯,隻有她才做得出來,不知道現在是誰在熬孟婆湯,風無邪嗎?可惜可惜,除了她,任何人的孟婆湯都沒有徹底清楚記憶的效果。

她終於明白,為什麼之前她喝了孟婆湯,還是會記起前世的許多片段,因為她才是孟婆湯都主人,任何人都不可以替代。

孟苡嫿和夜冥攜手六道之外,原來,做單純的靈魂才是最無憂無慮的。

像所有的鬼魂一樣,他們不能在太陽底下出現,所以大多時候都是在夜晚出來。慢慢的,他們發現一個秘密,他們雖然不能投胎轉世,不能在世為人,但是可以借屍還魂。

他們看到彆的鬼魂都是,這樣做的,做了人,就可以享受榮華富貴,紙醉金迷,他們會挑大家子弟的身體。

孟苡嫿看看夜冥,夜冥也在看她,然後兩個人都搖搖頭。

繼續往前馳騁。

原來,從墮凡道出來的靈魂,除了做一輩子窮苦人,然後就都是榮華富貴了,像做什麼人,還可以選擇,這真是天大的疏漏。

許多人大概永遠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朋友亦或是父母兄妹會突然變的和之前判若兩人,也隻能解釋為性格善變,直到有一天,那個人突然暴斃,然後找不到凶手,找不到死因,不了了之,作為一個謎團存在。

那是人體內的鬼魂厭倦了這幅身體,尋找新的肉身去了啊。

長此以往,人間必然打亂,夜湮這個鬼君是怎麼當的,居然縱容這種事情發生。

"好了,我們現在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是不要對這些事憤憤不平了,我們沒有能力改變,也沒有辦法上報,如果真的上報了,怕是我們也會遭到牽累,畢竟我們現在......"孟苡嫿看看自己透明的身體,說道。

他們不吃不喝,隻需要每天休息一會兒,就可以天南地北的遊蕩。

所有美麗的地方他們都到過了,他們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快樂。可是,他們不能感受到彼此,隻能看到,這是一個讓人傷悲的地方。

所以,他們有時候總是有點尷尬,有點黯然神傷。

有時候,他們隻能借住關注彆的事情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人間,稀奇古怪的事情多了去了,他們總也看不完,關鍵是,看到倚強淩弱的場麵,夜冥總是想打抱不平,可是又做不到,所以他們有來苦惱。

日複一日,他們感到越來越不圓滿,越來越像個廢人,他們想死,想灰飛煙滅,可是死不了,不能灰飛煙滅,原來,進入墮凡道的可怕不是痛苦一輩子,真正的懲罰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像個十足的廢人。

"以嫿,我覺得,我們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夜冥若有所思地,鄭重其事的說道,"你體內有焚晶石,我想,焚晶石可以幫你回去。"

孟苡嫿憂心忡忡的皺眉,:"就算是這樣,我也不可以走啊,你在這兒,我在哪可以離開你?"

"可是如果不這樣,我們兩個,永永遠遠都像行屍走肉一樣存在。"

"如果回去,我要什麼辦法救你?"

"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你不可以永遠昨天,我也不能永遠這樣。每年的七月初七,鬼界大門洞開,你可以借助焚晶石的力量進入鬼門關。"

孟苡嫿很像擁抱他。但是不可以,什麼叫咫尺天涯?大概就是這樣,她情不自禁的流出眼淚,眼淚是透明的晶體,從她的眼睛裡飛出來, 把他們圍住。

七月初七還有三天,那天是鬼界,好多人會死於非命,所以鬼門關大開,某種意義來說,那天說恐怖的節日,也是悲傷的節日。

不過,死的人大多是作惡多端的人,他們說被惡鬼咬死的,也算是為民除害。

如果到時候孟苡嫿硬闖,估計可以順利的回到鬼界。

可是如何就夜冥,這是個難題。

不過,她是一定要讓他一起回去的,否則,她回到鬼界,還有什麼意思?她寧願灰飛煙滅。

七月初七,月黑風高,街上幾乎沒有一個人,隻有鬼差來來往往,在尋找罪大惡極的人。

他們發現了一男一女兩個魂魄在空中遊蕩,這就要用法器吧他們吸進去。

原來這一天不僅是為民除害的日子,還是消滅孤魂野鬼的日子。

孟苡嫿自報家門,他們才罷手,看清楚他們的麵目,客氣的不得了,原來是孟大人和夜冥大人啊,你們是不知道啊,鬼君為了找你們,天天大發脾氣,把鬼界搞得烏煙瘴氣,三司已經舉旗造反,還有風無邪也加入其中,他們一力推崇夜冥大人回去做鬼君呢,這下子好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二位大人跟小的走吧。

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如此輕而易舉 的就可以回到鬼界。

鬼界的確大亂,夜湮這個鬼君,從來就不得人心,而且沒有焚晶石做他的王牌,已經被三司打的節節後退。

夜冥身上有曆經多世累計的修為,在六道之王木有用武之地,但在鬼界,整個人煥然一新,所有的修為都可以得到揮發。

孟苡想,如果自己可以吧焚晶石從自己體內取出來交給夜冥,那鬼君之位就毫無懸念了。

但她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取出來,她甚至覺得,焚晶石已經和自己融為一體了。

他們見到了夜湮,夜湮披頭散發,麵目猙獰,整個人像妖魔一樣。

原來,他把燕舞當做孟苡嫿的替身,非常寵愛燕舞,結果有一天,在他終於忍不住跨越雷池要跟燕舞結合的時候,燕舞突然沒有任何反應,變成一個木頭人,夜湮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鬼差聞訊而來,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幫夜冥把男跟從木頭人的體內拔出來,確切的說,是脫離了出來。

木頭人吞噬了夜湮的命根子。

這實在是天大的醜聞,鬼君喜歡孟大人,弄了一個木頭人也就算了,結果孟大人的##太緊,鬼君進去拔不出來了,被咖恥一口要掉了。

蠢蠢欲動的風無邪趁機煽風點火,三司本來有點畏懼,現在也拿出膽子來了,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人妖怎麼可以當鬼君?關鍵是夜湮在位這麼長時間,沒有做過一件對鬼民有利的事情,反而,整天沉溺在兒女情長裡,對孟苡嫿孟大人虎視眈眈,三司毅然決定反了。

夜湮沒有焚晶石可以依傍,沒有男子漢頂天立地的氣勢磅礴,真的是輕而易舉就被擊潰。最後關頭,夜湮為了最後掙紮,竟然一口把織魂錦鯉給吞了,織魂錦鯉的修為和他融為一體,他又可以跟那些人對戰了。

大戰三百回合後,兩方打了個平手,夜湮撫摸著胸口,裡麵清清涼涼的,是織魂錦鯉的修為在擴散,他嘴角嗪著的笑意濃鬱起來,.仿佛是自言自語:"想不到最後可以祝我一臂之力的是你阿魂,不枉本君養了你幾百年,你可以跟本君並肩作戰,是你的榮幸啊,揮發出最大的力量吧,這一切都是天意啊天意!"

風無邪知道夜湮吧織魂錦鯉給吞了,恨不得把夜湮的肚子剖開,發瘋的要跟夜湮決一死戰,被鬼差死死的拉住,不可以輕舉妄動。

無邪老弟,不要輕舉妄動啊,他現在擁有了織魂錦鯉的法力,織魂錦鯉屬於妖精,我們對她的,法力一時間還不能摸清說什麼路數,所以不能輕舉妄動,現在大家都累壞了,先回去休息休息吧,明兒七月初七,必須派鬼差去地麵走一趟,這是玉皇大帝的規矩,無論如何是一定要執行的。

於是緊鑼密鼓的安排鬼節的事宜。

這些事應該是夜湮來安排的,但現在他已經被轟下去來,雖然還死皮賴臉的占據鬼君大殿,也已經是有名無實。

不過,他對這些瑣事本來就不感興趣,他要抓緊時間修煉,下麵隱隱作痛,還流血呢,不還好休息修煉真是會要命,所以七月初七這個節日他真的是求之不得,給他一個喘息的機會。

因此,孟苡嫿和夜冥才有機會回來,夜湮看到孟苡嫿的時候,兩眼發直,沒有之前的那種癡迷,反正他已經癡迷 不起來了。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