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體育老師(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姐姐,你是打算看好戲麼?”張標嘴角抽搐的看著沈雪,突然發現以前看起來豪放的女人,現在看起來其實挺有意思的,好像小女人,很喜歡玩的樣子。

“是啊,學校的生活太過於無趣了,你事情一定會激起起千層浪花的,我就在旁邊看好戲了,到時候學校的老師不服你,學生肯定也會不服你的。”沈雪嘿嘿嘿的奸笑,“其實誰也不知道,你其實是一匹可怕的黑馬,既然可以坐上那個位置的話,你肯定是絕對不簡單的,可惜的是那群笨蛋肯定不懂這些大道理。”

張標沒有多說什麼,隻是開始習慣沈雪的這種習慣。

事實上,沈雪比張標了解的確實是有些天差地彆的,以前的張標以為沈雪一個人生活的話,一定是很會照顧自己,並且非常會照顧彆人的人,但是到了深更半夜的時候,張標終於覺悟了,大小姐就是大小姐,跟普通人家的孩子是不一樣的。

沈雪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嘴皮子非常的厲害,也許這就是做不動產的時候練出來的本事,不過沈雪對於生活方麵的很多事情其實都是很無能的。

張標肚子餓的時候跟沈雪說想要吃點東西,結果將兩個冰箱都倒騰了一遍之後,張標發現冰箱裡什麼吃的都沒有,至於家裡更是沒有一點兒的零食。

當張標憤懣的問沈雪家裡能有什麼吃的的時候,沈雪甩了甩自己飄逸的長發,非常理所當然的說道,什麼都沒有,然後說自己想要吃蘋果,讓張標去買蘋果。

“拜托,大小姐,我是來保護你的保鏢,不是給你買蘋果的保姆。我以為我跟在你的身邊保護你,多少是有三餐保障的,現在看來,是不是想吃個宵夜都很有難度?”

“我從來都不吃早飯,我一天隻有一頓半的飯,你以為我的身材是吃出來的麼?”沈雪一臉鄙視的看著張標道。她早上隻要沒有課,都是睡到下午才起來的,下午吃個午飯,晚飯則是隻很少的一點東西,當之無愧的一天隻吃一頓半的飯。

張標幾乎被沈雪給整崩潰了,但是還不好當麵說沈雪這樣那樣,隻能委屈的在旁邊看著沈雪,皺起了眉頭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

他也不是一個很會做飯的人,如果一直都是維持這樣的話,張標覺得自己不用減肥,估計都可以瘦好好多斤,肯定會是很多胖子羨慕的減肥對象了。

“真的什麼都沒的吃麼?不吃東西,沒有力氣保護你。”張標道。

沈雪最後妥協的給張標叫了一個披薩,然後對張標說不管怎麼樣,以後做飯的事情還是交給張標了,至於買菜什麼的,如果張標願意的話他們可以選擇兩個人一起,如果張標不願意做飯的話,沈雪也不介意張標每天叫披薩吃,畢竟對於沈雪來說,三餐都是越簡單越好的。

張標失望的說飯還是他自己做好了,他算是認命了,悔不當初也來不及了,畢竟已經接下了這個活兒了,所以不管自己多麼的不情願,張標還是要在沈雪的身邊保護沈雪的。

沈雪得意洋洋的說周市長都治不了的男人終究還是在自己的身邊俯首稱臣。

晚上,兩個人睡在一張大床上麵,這是沈雪的要求,沈雪說既然張標要保護自己,就得跟自己一起睡大床,張標覺得好歹不是讓自己睡地板,跟一個美女睡大床那是誰都願意的,免費的大床誰不睡啊, 所以張標就跟沈雪睡在了一起了。

沈雪似乎是個缺乏保護的女人,所以睡覺的時候喜歡縮在自己的角落裡麵,安安靜靜的睡著覺,兩個人睡覺是相安無事的。

也許之前的張標對沈雪還有點企圖之心,但是知道了沈雪彪悍,以及沈雪的性格之後,張標還是覺得自己不要打沈雪的注意比較好,更何況這天林凡也跟張標聯絡了一下感情,張標還是很喜歡這個林凡的,所以覺得朋友妻不可欺,雖然睡在一張大床上,但是他絕對不會去侵犯沈雪的。

結果地天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沈雪就大罵張標不是男人,一男一女躺在床上,乾菜烈火的居然什麼都沒有做出來,這讓沈雪覺得張標不是個性取向有問題的,就是有性問題的男人。

“你才有病呢。”張標沒好氣的說道,“我不動你,你還不樂意呢,你是欠操麼?”

“我就是欠操啊,有本事你來操啊, 你不是沒本事,你是沒那個膽量,要不然就是你雞巴太小了。”沈雪滿口臟話。

張標直接無言以對。

沈雪說:“怎樣,我說的沒錯吧,你就承認吧,你就是那樣一個不算男人的男人,外強中乾,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不對,你是敗絮其外,敗絮其中。”

張標直接無視了沈雪的話,開車到了學校之後,張標是跟沈雪一起去校長室報到的,就像是沈雪說的那樣,那位明察秋毫,曾經對張標還算不錯的校長看見張標的時候瞠目結舌,絕對是沒有想到張標居然會出現在這個地方,更加的沒有想到,這個張標就是那個張標。

電工張標背後似乎是有巨大的勢力,現在又回到學校來了,而且還是被上麵欽定說要做體育老師來的。

“校長……”劉主任從門外走進來的時候看見了張標,沒好氣的說道,“你又來這裡乾什麼?”

“劉主任問的是我麼,好久不見啊劉主任,以後我們可就是同事了,這次我是來做體育老師的。”張標和藹可親的說著讓劉主任咬牙切齒的話。

“什麼?”劉主任一臉吃驚的看著張標,然後看向了譚校長。

譚校長道:“劉主任,好好的照顧張老師,張老師可是上麵直接指派下來的人,好好的教教張老師,張老師有什麼問題就直接問劉主任,要是劉主任回答不了的,你過來這邊問我,有空多過來陪我喝喝茶,下下棋,我知道你的象棋跟圍棋都是非常的不簡單的。”

聽見譚校長的話,劉主任瞬間就驚呆了,這個曾經自己一直找麻煩的人還是個空降兵麼?

張標一臉淡然的說道:“以後有空我會多過來跟校長聯絡感情的。”

張標跟重新回來的沈雪一起進入了同一個辦公室,辦公室裡麵的很多老師看見張標的時候都非常的吃驚,大家都知道張標是曾經的一個電工,但是現在穿的人模狗樣的,居然回來做體育老師了,真是風水輪流轉,誰都不知道張標是憑什麼進入這個學校的,但是誰都不敢再跟以前那樣小看張標了。

“諸位,還需要我自我介紹麼?”張標一進門之後就嬉皮笑臉的問道。

“不用了,都是老熟人了,都說以為張老師要過來,我們還一直期待著是帥哥還是美女,沒有想到是張老師啊。”有人笑著說道。

“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我這還是第一回當老師了,心情有點緊張。”張標笑眯眯的說道。

其餘的幾個人老師都調侃著說張標肯定不是那種會緊張的人,那個時候劉主任都差點被整死,學校裡麵很多的老師對劉主任那是深惡痛絕,畢竟劉主任的做事方式太老套了,也太不討人喜歡了,隻喜歡照顧關係戶,至於沒有關係的,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都會被劉主任狗眼看人低,所以那個時候張標的事情,就好像是給劉主任一個下馬威,也讓所有的老師心裡都很痛快。

現在張標回來了,繼續開始風平浪靜的劉主任又要倒黴了,很多人都是非常的開心,非常的樂意見到這樣的一幕的,大家都希望劉主任沒有好日子 過,對於很多人來說,劉主任不是一個討人喜歡的主人,就像是以前的沈雪也總是想要將劉主任給趕出去一樣。

辦公室裡麵寒暄了一陣,也有人給張標殷勤的倒開水,又跟張標搭訕的,很多人旁敲側擊的想要問問張標背後到底有什麼關係戶,進出學校做老師這樣 簡單,張標笑眯眯的說沒有什麼關係戶,隻是以前的一個客戶 幫助他的。

所有人都說做電工做到張標這個份上的確是不容易。

張標到學校的第一天就已經有課了,第一堂課是大一的學生的課,再去上課之前,辦公室裡麵的幾個老師都囑咐道:“張老師,你帶的這個班級的學生有點不好搞定,其中又兩個學生是學校裡麵的霸王,聽說非常的喜歡挑釁人,你到時候注意一點,他們肯定會給你下馬威的。”

“我是電工的事情已經在學校裡傳開了吧,很多學生都不服我?”張標問道。

“不隻是很多,嚴格的來說估計有百分之百的學生都不服你。”沈雪認真的說道,雙手托著下巴的沈雪這個時候看起來青春無敵。

“看來我麻煩了。”張標道,“那兩個學生是什麼來頭,該不會是混黑社會的吧?”

“張甲子確實是一個黑社會的老大的兒子……據說上一個體育老師就是因為將他給惹毛了,所以被他老爸卸了一條胳膊。”陳老師一臉膽戰心驚的說道。

“這都是什麼學生啊?還有奇葩麼?”張標有種不祥的預感,總覺得這個叫做特彆班的學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幾乎每個學生都是奇葩……這個班級的學生都不好帶,我估計校長本來不想讓你帶這個班級的,但是現在學校的體育老師都怕了這個班級的學生了,所以就隻好讓你去頂上了。要不你去跟校長說說看,也許他會饒過你的?”陳老師說道。

沈雪則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我看還是不用了吧,張標,你應該是可以能夠對付的吧,區區幾個學生而已,你如果對付不了,誰還能的對付啊,我上課都沒什麼問題,從來都沒有一個學生敢忤逆過我。”

陳老師道:“沈老師,你不一樣,你是美女老師,那群學生不知道有多喜歡你呢,你每次去上課,幾乎全班人都可以到齊,但是張老師……說句難聽的,張老師不夠好看,作為男人不夠好看,又不是一個美女……天知道那群小家夥有多難對付。”

張標嘴角抽搐道:“彆說了,我知道情況了,我自己應該是可以處理的,多謝陳老師這些小道消息了。”

張標笑眯眯的走到了外麵,打算去教室給這群家夥們上課,對於張標來說,這群家夥應該是非常好對付的,武力上取勝就可以了,張標對於自己的武力值還是非常的有自信的,對付幾個學生應該不是問題。

第一堂課是在教室裡麵上的,不是室外課,張標主要是想要給這些個孩子一個給自己下馬威的機會,同時也好好的相互了解一下情況。

果不其然,剛進教室,張標就遇見情況了,頭頂上一桶水啪一下掉了下來,不過就在那一桶水快要砸到自己的腦袋的時候,張標輕而易舉的躲開了,水被張標伸出去的手給接住了,旁邊的粉筆灰飛了出來,張標輕輕一躍,躲開了粉筆灰。

講台下麵,無數的學生都驚呆了,發出驚訝的聲音。

張標說道:“還有什麼招數麼,今天都給我使出來,如過沒有傷到我的,以後就不用再使了!”

第一百零一章 黑道學生

不知道是哪個學生膽子特彆的大,聽見張標的話之後,不以為然之間灑出了一大把的飛鏢來,而這些飛鏢還非常的有力度,如果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女老師進來的話,估計身上都會受傷,看的出來,應該是一個經常使鏢的人。

當然張標是注定不會受傷的,他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然後臉上露出了一個非常陽光燦爛的笑容,緊接著,所有的飛鏢都仿佛被磁鐵給吸引了一樣,直接朝著張標的手掌心飛了過去,張標一把握住了一大把的飛鏢冷冷的看著台下扔飛鏢的學生道:“就你這點道行就想對付我,還太嫩了一點,要想用這些個玩意兒傷到我,至少得再練個十年。”

名為張甲子的學生一臉的憤懣,這個看起來比實際年齡笑了好幾歲的學生怒目圓睜的仿佛要將張標給吞進自己的肚子裡麵去,張標卻輕輕的將手中的飛鏢一甩,數十隻飛鏢全部都朝著張甲子那邊飛了過去,原本趴在桌子上的張甲子嚇的臉色煞白,甚至於連躲開都忘記了。

不過十來隻飛鏢並沒有直接插在張甲子的身上,而是一隻隻非常的有節奏的釘在了張甲子麵前的課桌上麵,入木七分,非常的有力道,張甲子一看就知道張標是個有料的人,絕對是飛鏢高手,不然的話,沒有一個人是可以輕而易舉的將飛鏢弄的這樣深入課桌的。

旁邊的另外一個小男生用力的拔了一下飛鏢,結果發現這個飛鏢根本就拔不出來,小聲的說道:“甲子,這玩意兒不簡單,看來我們是碰到釘子了。”

張甲子見旁邊的小男生這樣說,也好奇的伸手去拔了一下飛鏢,剛開始不以為然的張甲子在自己的手碰到飛鏢的時候,就知道這不是鬨著玩兒的,他的父親是混黑道的,身邊的保鏢那個不是身經百戰,其中一個是玩飛鏢的,張甲子覺得非常的帥氣才會學著玩兒的。

張甲子見過那個耍飛鏢的大叔,他的飛鏢快準狠,但是也沒有張標這個準頭,更加沒有張標這樣輕而易舉的入木七分,看的出來,張標絕對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當然張甲子畢竟也不是一個富二代那麼簡單,張甲子的老爸是個混黑道的,所以他也沒有那樣輕易的就妥協認輸,隻是冷冷的看著張標的,沒有再去動飛鏢。

張標道:“想沒事找事的呢快點動手,我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跟你們耗,你們不把自己的青春當回事兒,我還不想浪費我的生命。”

台下一片唏噓,就是原本想要找張標麻煩的人看見張甲子都沒有了動靜,所有人也不敢再對張標怎麼樣了,這個班級的人都是以張甲子馬首是瞻的,既然張甲子不說話,那麼他們也就沒有說話的理由了。

“既然你們沒有意見,那麼我就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張標說道,“我恩叫做張標,我想你們應該已經知道,我就是你們學校以前的電工,不過現在我回來做你們體育老師了,我知道你們不服我,但是我也不會告訴你們我是怎麼做上這個體育老師的,反正我做了就是做了,你們不滿意,我還是你們的體育老師,我是不會跟你們來為人師表的那一套的,所以你們也少在我的麵前張揚跋扈,我是個沒什麼文化的人,隻懂做電工,所以做老師的時候也不知道要怎麼做,反正不就是體育麼,該咋樣咋樣,你們如果有力氣的話,不要撒在我的身上,最好好好的準備一下,上課的情況,我到時候可不一定會給你們很多力氣來跟我玩的。”

張標一邊說著一邊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後又說道,“你們這群人也給我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可沒興趣給一群陌生學生上課,好歹要知道一下名字,彆以為你們不說我就不知道了,也不要在我麵前說拙略的謊話,我這裡有你們的名字跟照片。”

“既然你什麼都有,還需要我們自我介紹麼,看你的資料不就好了。”有人挑釁道。

“我他媽就是想聽你們自我介紹怎麼的,你他媽先來。”張標棒打出頭鳥,拿起一支粉筆衝著講話的學生砸了過去,隻聽得吧嗒的一聲,講話的學生捂住了自己的腦袋,疼的幾乎眼淚都出來了。

“我去你媽的……”學生剛想開口大罵,看見張標準備了另一根粉筆,立刻就乖乖的自我介紹了,“我叫黃旗。”

“黃旗?這麼沒骨氣,我看叫白旗算了。”張標道,“名字倒是挺好記的,以後叫你白旗。”

“為什麼……我不是一直都這麼沒骨氣的。”黃旗哭喪著臉說道,感覺在張標的麵前自己英明喪儘。

“沒有為什麼,我說你叫白旗就是白旗,怎麼樣,不服氣麼?不服氣你上來啊,我們單挑啊?”張標完全沒有做老師的樣子,隨便拉了一章桌子過去,翹著二郎腿坐在了桌子上麵。

下麵的學生是一個個都錯愕的看著張標,無一不覺得張標太牛逼了。

張標的話總歸是將很多的學生都給震攝住了,所以沒有人再敢說什麼,一個個輪流著開始做自我介紹,同時當中不少的學生還是很好奇張標到底是什麼來頭,這年頭到底是怎麼了,就連電工也可以這樣趾高氣昂的來做學校的老師了麼?

所有的人都有些匪夷所思,張標則是什麼都沒有解釋,在知道了所有人的姓名之後,指了指自己的腦袋說道,“你們的名字我都已經記在腦袋裡了,你們是誰誰誰的我也已經記住了,以後不要做什麼讓我看不下去的事情,不要以為我不認識你們,我都認識你們,而且記的一清二楚。”

聽見張標的話,所有的學生還是挺震驚的,有人唏噓著說,張標肯定是說假話,如果張標說的是真話的話怎麼可能。

但是張標接下來的表現讓所有的人都瞠目結舌,張標說起了一個一個人的名字,一會兒指著一個學生說,這個叫做誰,那個叫做什麼名字,就算是秩序被打的如何的亂,張標看見誰就知道誰的名字,完全不會叫錯。

“真的記得?”黃旗看著張標道,“老師,你的記憶能力怎麼會這樣的強大,該不會是在這之前你已經偷偷摸摸的將我們的名字跟照片給記下來了吧?”

“我今天才第一天來學校報到,你覺得我有時間去記你們那些沒用的破名字麼?我記著你們的破名字圖個什麼?我要有這個經曆,自己去考大學了。”張標的話引的所有人哄堂大笑。

一群學生是不敢再對著張標撒野了,張標這個人腦子似乎太好使了,有人已經認為張標能夠來這裡工作不是沒有原因的了,那麼聰明的人,如果一輩子做電工的話,就真的太可惜了,而且飛鏢射的又那麼準,隻能說張標不是一個簡單的人。

學生們對張標的態度多少是有所改變的,一個個學生的表情看起來是有些敬畏的,說到底張標也確實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學生們總有幾個是心裡不服的,不過終究是沒有說什麼的。

體育課張標並沒有帶著所有人做什麼,隻是讓大家認識了一下,隨後就不管這群人了,讓所有人自由活動,同時讓學生們討論一下,如果以後上體育課的話,這群學生想要學點什麼,隻要是條件範圍允許之內的,張標是都可以讓他們學習的。

“老師,真的我們想要學什麼,你就可以教我們什麼麼?”黃旗看著張標問道,“如果我們要學攀岩呢,跳傘呢?”

“攀岩可以,跳傘這個,如果學校願意出資的話,我也可以帶你們去玩玩,或者你們自己湊錢,隻要是你們想得到的,並且有錢可以辦到,我就可以帶你們去做。”張標說道。他來這裡本來也就是玩票性質的,不是真的認認真真的來教導學生的,所以對於張標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讓大家開開心心的,自己最多也隻能讓這群人開心個三個月。

中午飯,張標是跟沈雪一起吃的,在的食堂裡麵兩個人說說笑笑的時候,譚校長跟陳主任也過來湊熱鬨,絲毫不顧及那一男一女是不是有什麼感情之類的問題,直接插入了兩個人當中。

譚校長說道:“張老師啊,今天這課上的怎麼樣,還好麼?”

“還好,都是好學生,好教。”張標說這話其實不是因為要拍校長的馬屁,所以講話往好聽了說去,而是說了句大實話,對於其他的老師來說,那個班級的學生都是流氓混混,都是難搞的債主,但是對於張標來說,要對付這群小流氓沒什麼困難的,稍微顯山露水一下就可以將這群孩子給震攝住,說到底這群學生畢竟隻是學生而已,膽子也不大,沒什麼社會閱曆,所以人也都是比較單純的,碰見張標這樣的人,這群孩子也多少會緊張一下。

陳主任一直都看張標順眼,似乎早就看出張標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了,所以就連張標回來做老師都並不覺得又多少驚訝,依賴你雲淡風輕的樣子, 對於張標可以震懾住那些讓他都覺得非常頭疼的孩子,陳主任也並不覺得有多麼的厲害或者特彆,似乎對於陳主任來說,張標有這個能耐也是理所當然的。

譚校長笑眯眯的看著張標,似乎覺得張標說的可能不是真話,譚校長當然知道那個黑暗班級裡麵的事情,對於那些學生的胡亂搗蛋,譚校長其實也是遇見過的,所以譚校長都會對那群頑劣的孩子敬而遠之,沒有想到張標說的這樣的雲淡風輕,似乎真的是非常的不在意一樣。

“張老師說的是實話吧?”譚校長其實多少還是有點不大相信的。

“實話,那群孩子雖然頑皮了一點,但是都是天真的孩子而已,不會太為難人的,我覺得相處起來還算不錯。”張標笑笑,比起對付一些可能是書呆子的學生,張標更加的喜歡的可能是這些頑皮的孩子,教導起來簡單,隻要能夠威震住他們,不怕以後有麻煩。而且跟這群孩子一起的話還比較的好玩,張標本身就是一個玩心十足的年輕人,所以很樂於跟孩子們玩玩鬨鬨的。

“是實話就好,還真沒有人說過那個班級的孩子好呢,都說那個班級的孩子都是一群的野狼,馴服不了,還要反過來被咬,你沒被咬就好,萬一扛不住了就跟校長說,我呢也不會為難你的。”譚校長唉聲歎氣的說道,“那群孩子一個比一個不好得罪,得罪一個咱學校就可能開不下去了,所以我都看見他們頭疼,看見了都要繞著道走,指不定哪天我也被為難了。”

聽見譚校長的話,張標但笑不語,對於張標來說,對付這群小王八蛋還是挺輕鬆的,反正這群小王八蛋一看就是外強中乾,欺軟怕硬的貨色,張標絕對不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人,正好就遇見了克星了,第一天這群家夥當然不會一口氣就被張標給馴服,但是張標可以肯定幾天之後,這群家夥肯定是會對自己心服口服的,說到底張標對自己還是有一定的信心的,特彆是在麵對這群小屁孩的時候。

在張標的眼中,這些小屁孩說到底就是小屁孩而已,跟自己沒有多大的關係。

譚校長看在眼中,老狐狸的他自然是知道張標有幾斤幾兩,從張標在學校做電工的時候老校長就很看好張標,這個時候當然是更加的看好張標了。

“張老師,以後有麻煩就來找我,彆的我就不多說了,隻要你教的開心就好了。你要知道我不是故意為難你的,實在是你突然過來沒有辦法給你安排更合適的位置,所以就將你隨後給插在了那個地方。”譚校長認真的說道。

“我明白的,校長不必自責。”張標同樣好聲好氣的說道,並沒有因為這些事情生氣或者開心,學校的工作是其次的,張標最為關心的還是關於沈老師的安全問題,他畢竟是一個保鏢,最需要負責的當然是沈老師的安危了。來學校最重要的也是要保護沈老師。

陳主任眯著眼睛沒有拍校長的馬屁自然也不會去說張標的好話,隻是以一個領導的身份讓張標好好做,依然是以前的樣子,沒有刻意 去討好張標,也沒有可以疏遠張標,將張標當成了同事跟下屬,很平淡的關係,激不起浪花,自然也不會讓浪花給收起來。

第一百零二章 葉青的賭石坊

在學校的日子就跟張標自己預料的一樣,非常的輕鬆,他輕鬆的搞定了所有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也輕鬆的麵對著所有的老師跟學生。

偶爾會有幾個學校裡不聽話的爆炸頭女生給張標使絆子,不過張標從來都沒有跌倒過,所以使絆子的女生很多的時候都會覺得無趣,然後就放棄了對張標針鋒相對。

也有時候一些男人會使出非常損人的招數來對付張標,不過同樣的,誰都玩不過張標這個幾乎可以說是有超能力的人,所以最終的都敗在了張標的手上,也就這麼一敗再敗之後,所有的學生的銳氣也都被張標給挫下去了,一而再再而三之後,學校裡的學生都將張標當做是自己的老師了,再也沒有敢小看張標的了,特彆是那個可怕的黑色班級。

因為這件事情,譚校長,劉主任,陳主任等人都對張標刮目相看,學校的那個黑色班級可是誰都不敢觸碰的,也就隻有張標進去了之後經常的挑釁學生,最後還能夠安然無恙的。

聰明的人都看出來了,那些學生現在是對張標佩服的五體投地,且不管張標是怎麼搞定那些地下社會的後人的學生的,可以肯定的是,張標真的是一個不怕死的人,對付學生的時候也敢用強硬的手段,還讓人輸的心服口服。

自從張標出現之後,學生們都非常乖巧聽話了起來,幾乎每個學生都會認真上課了,學習成績也有了很大的提高,要不是張標根本不懂專業課的東西的話,譚校長可能真的會讓張標去教他們專業課。

譚校長幾次對張標說張標比他年輕的視乎厲害多了,以後這個班級就交給張標了,有張標在,譚校長這個老狐狸是非常的放心。

張標對此倒是挺不以為然的,對於在學校裡做老師唯一的感慨就是,他沒聽過幾次老師上的課,但是最終還是成為了一個老師,想到當初老師對於成績不好的自己的冷嘲熱諷,張標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這個時候倒是也體會了那個時候老師的那種恨鐵不成鋼,不是在這個位置上的時候沒有多大的感覺,真的到了這個位置上,張標倒是有點感覺了。

在張標做老師的這段時間裡,葉青已經開始風風火火的籌備起了自己的賭石坊,葉青的速度很快,加上身邊有老板娘楊冰這個地頭蛇幫忙,她的賭石坊隻用了一個禮拜不到的時間就已經敲定了,準備開業。

為了開業,葉青還特地讓張標跟她 一起去挑石頭,打算花最好的錢,買到最好的石頭,先將賭石坊的名聲給搞起來,然後再將生意做大。

葉青畢竟是做過賭石坊的生意,加上出生賭石世家,所以做這些事情還是有一手的,她之所以沒有自己去看石頭,就是因為知道張標的能耐肯定是比自己更加的厲害的,既然身邊有資源的話,葉青自然也是不會放棄去利用這個資源的。

聰明的女人往往比其他人更加的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想要的好似什麼,而怎麼樣才能夠讓自己需要的跟想要的都進入自己的手中,就成為了非常簡單的事情。

葉青要利用張標,張標自然 也是甘願被利用的,說到底張標喊了葉青一聲姐姐,之後葉青對張標也算是挺照顧的,如果不幫助葉青的話,張標自己心裡過不去,所以張標才會選擇幫助葉青。

而葉青呢,則是很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張標的幫助,人情這個東西,該欠的時候就要欠,該給的時候就要給,這是葉青做事的一向準則,也難怪是在生意場上很吃得開的女人。

去跟葉青一起看石頭,那麼沈雪就會脫離自己的保護,張標現在是沈雪的貼身保鏢,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是都必須在沈雪的身邊的,於是張標就用千奇百怪的念頭將沈雪給打動了,終於沈雪願意跟張標一起去見葉青了。

其實女人很好收買,張標將沈雪給打動,隻是用了個一塊翡翠,張標說,到時候他切石頭,切除一塊翡翠的話就送給沈雪,而且張標肯定自己是可以切除翡翠的。

先不說沈雪到底心動那個翡翠,沈雪先感興趣的還是從來都沒有見過賭石的張標何以有這樣的自信去說自己要切一塊翡翠送給她,她說:“那如果你切不出來怎麼辦?”

“那我就買一個送給你,隻要是你喜歡的,傾家蕩產我也給你買。”張標道。

“是為了我還是為了你要去看的那個美女?”沈雪饒有意思的問道,其實早就已經對張標說要去幫助的那個姐姐感興趣了,女人就是這樣,身邊的男人就是不是自己的男人,隻要男人還名草無主,她就會想要霸占著這個男人,女人永遠希望,所有的男人都喜歡自己,追求自己,隻有這樣才能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一旦身邊的男人看上了比自己更加好的女人,她就會很好奇敵手是個怎麼樣的女人呢,為什麼他會看上她之類的。

“為了誰有那麼重要麼?反正不論如何,最後到你手上的肯定會有一塊翡翠,這樣就足夠了不是麼?”張標看著沈雪說道。

“一定是很漂亮的女人。”沈雪道。

“你怎麼知道呢,可能對方是醜八怪也說不定。”張標道。

“你這種人可不是會對醜八怪有興趣的人,你喜歡的永遠都是美女,而你身邊美女如雲,也間接的證明,你要去見的肯定是一個國色天香,相比較來說,我對於翡翠的鐘愛其實還不及對於那位葉青大美女的好奇。”沈雪很坦白的說道。以前張標不知道沈雪是個怎麼樣的人呢,現在算是摸透了沈雪的性子了,沈雪有時候特彆的特立獨行,做起很多事情來都是天馬行空的,那些想法都是張標抓不住的想法,完全是抽象派的,不過這位美女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有事情從來都不會跟其他的女人一樣,將事情藏在自己心中,而是會直接說出來,雖然表麵上唬人,其實說穿了就是紙老虎。

張標很喜歡跟沈雪相處,跟沈雪在一起多半的時候就像是跟自己的一個兄弟相處。

不過很多的時候,張標有些想不明白,為什麼林凡那個小子會喜歡沈雪。

張標跟林凡也在漸漸的熟悉起來,林凡對張標似乎很感興趣,不知道是因為張標跟沈雪走的近還是因為上次在宴會上麵,張標狠狠的搓了市長的兒子周大少也的銳氣,這件事情到現在都是美談,不少人在議論張標這個年輕人,甚至於有要張標謠傳成一個超人的趨勢。

那次的事情之後,周大少爺明顯收斂了很多,不再好色無度了,很多良家美女都沒有再受到周大少爺的糟蹋了。以前夜場上麵都不敢出來玩,隻怕一出來玩就碰到周大少爺的超水準美女這個時候也陸陸續續開始拋頭露麵了,一眾的說法都是碰不見周大少爺就是約見采花大盜也是安全的。

張標不介意跟林凡多打打交道,這段時間,張標一直也都在學習怎麼做人,怎麼開始做事業,他發現人情之類的東西都是非常的重要的,他需要懂得的就是如何將自己給提升起來。

張標跟沈雪隨便的侃了一會兒之後就已經到了跟葉青約好了見麵的地方,葉青跟老板娘楊冰已經在那個地方等待張標了,張標出現的時候,老板娘刻意多看了兩眼沈雪,從張標那裡老板娘跟葉青都是知道張標現在是在做一個保鏢,保護一個女人,隻是一直都不知道這個女人是誰,現在看見了才知道。

“讓我猜猜,哪個是葉青!”沈雪從車上跳了下來,看見老板娘楊冰跟葉青的時候絲毫不見外,沒有那種在人之上的威嚴,也沒有什麼大小姐脾氣,而是像是一個可愛的小孩子一樣,仔細的打量著老板娘跟葉青,看了許久之後,沈雪指著葉青說道,“你是葉青。”

“怎麼猜出來的?”張標好奇的看著沈雪,他並沒有跟沈雪提到過葉青跟老板娘,沈雪唯一知道的,應該就是葉青就是一個將會開賭石坊的女人,至於其他的,張標覺得沈雪肯定是什麼都不知道的。

但是奇怪的是,看見兩個年紀差不多的女人,而且表麵上看起來脾性應該都差不多的,沈雪居然可以看出來哪個是葉青,雖然說概率百分之五十,但是張標可不覺得沈雪的運氣是這樣的好,隨便都能猜出來。

“撞運氣的。”沈雪眯著眼睛笑道。

“不可能。”張標說道。

最後還是葉青說的自己跟沈雪有過一麵之緣,所以知道沈雪是個什麼身份的,並不是沈雪一猜就中,也不是沈雪用什麼方法分析出來的。

“原來如此。”經過葉青這麼一說,張標總算會知道了事情其實並不算是神神秘秘的說到底還是兩個人認識所以才會知根知底的。

旁邊的老板娘說道:“噓寒問暖的事情就不要做了,現在我看最重要的事情呢,還是趕緊去挑選石材,今天我們可是有很大的任務的。”

“成,現在就去。”張標道,“去哪個石材市場?”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