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憂鬱成疾(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許華蓉在睡夢中隻覺得自己似乎被關在了火爐裡麵,好熱好熱,讓她非常的難受,她想睜開眼睛,她好渴,想要喝水,可是眼皮是那麼的沉重,怎麼都睜不開來。

春雪就蹲在床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許華蓉,許華蓉的睫毛似乎動了動,春雪立馬揉起來自己的眼睛,又見許華蓉的手指在動,春雪驚喜道,“娘娘,娘娘您醒了?”

許華蓉緩緩睜開眼睛看著春雪擔憂的目光心裡暖洋洋的,至少還有人在乎她,關心著她。

“水……”許華蓉的嗓子因為缺水而沙啞,不過一個字,已經讓喉間一刺一刺的疼痛。

春雪聽了立馬倒了水遞給許華蓉,許華蓉是真的渴了,一杯水全數喝了下去。

許華蓉看著春雪紅腫帶著血絲的眼睛明顯是哭過的,許華蓉隱約記得在夢中春雪焦急的讓太醫把脈,然而之後的自己卻是記不清了,“我到底是什麼病……”

春雪一怔身子明顯的堅硬了起來,死死咬住下唇一言不發。

許華蓉看著春雪的模樣,心裡大概也知曉了些,“你也不必隱瞞了,我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昨日咳了血出來應該不是咳嗽厲害傷著嗓子這麼簡單吧,若是本宮沒有猜錯,應該是癆疾,對麼”

春雪聽了癆疾這兩字眼淚很不爭氣的滑落了下來,死咬住下唇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許華蓉歎了口氣看著春雪“你也莫要太難過了,人這一生生老病死皆是規律循環,再說我若死了倒也是一種解脫,不是麼?”

春雪聽了許華蓉的話,一時間哽咽起來不知道要說什麼,半晌這才抬起淚眼看著許華蓉一字一句道,“奴婢說過奴婢要伺候娘娘一輩子,不論是生是死奴婢都追隨娘娘,伺候娘娘……”

許華蓉輕聲一笑,“傻孩子,到時候本宮會求皇上給你許一戶好人家,就算是看在曾經的感情的份上,想來皇上也不會拒絕的……”

春雪聽了頓時跪坐在地上哭了起來,“娘娘,奴婢不要離開娘娘,讓奴婢好好伺候娘娘好不好……”

許華蓉看著春雪略有疲憊的樣子就知道春雪一定是擔心自己便是一直守著忙上忙下,這會子也該是累了,“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本宮這裡沒有事的……”

春雪聽了忙是搖頭,如今娘娘這般樣子自己怎麼能夠放心離開,奈何許華蓉的眼神那般的堅定,春雪隻好看了一眼許華蓉之後離開了。

而皇上那邊也已經聽見了太醫的回報,然而卻是無動於衷,李公公隻是對那太醫使了個眼色讓太醫離開,這段時間以來,李公公也開始變得不了解皇上了,李公公看不透皇上心裡想的是什麼,曾經讓皇上那般寵愛的蓉妃如今身染癆疾,而皇上聽聞卻是無動於衷,人家都說帝王家中本無情,可李公公卻知道,皇上心中是有情的。

大半個時辰過去了,皇上才緩緩抬起頭來道,“走吧,去蓉妃那裡瞧瞧”

蓉妃則是在床上半躺著隻覺得自己身子甚是虛弱不覺得竟又慢慢睡去。

皇上來時,則是看見蓉妃嬌弱的身子躺在床上,這般久未見,不想麵前佳人竟然憔悴了這麼多,輕撫佳人臉龐,似乎依舊如初,之中卻有太多太多改變了,自己也說不清楚這種感覺。

蓉妃在睡夢中輕輕翻了一個身不想撞上一堵肉牆悠悠轉醒,卻在見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麵容時候微微一怔“皇上”

皇上見許華蓉醒了臉上也沒有任何的表情,隻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蓉妃心裡一陣心酸,何時他倆演變成了現在這樣,咳嗽兩聲之後,蓉妃強撐起笑容“皇上今兒個怎麼來了……”

皇上淡淡的說道,“太醫告訴朕你……你病了,所以朕過來瞧瞧……”

癆疾,他又如何不知道癆疾是什麼,自己的母後曾經不就是患了癆疾而去世的麼?如今自己麵前的佳人年紀輕輕竟就患了癆疾,說到底還是自己的錯,癆疾二字如何也說不出來。

蓉妃笑了笑,心中無限苦澀,“是臣妾給皇上添麻煩了呢”忽而不住的咳嗽起來,蓉妃隻覺得口腔內滿是血腥味,心中一慌忙用手絹捂住嘴,鮮血在手絹中央綻放開,蓉妃暗自握住手絹不讓皇上看見手絹中的血液,然而皇上卻已經瞧見了那抹殷紅。

皇上歎了一口氣道,“你且先休息,朕會派最好的太醫來給你醫治,朕……明日再來看你……”

看著皇上離開的背影,許華蓉隻是淡淡的笑了笑,憂鬱成疾,可是太醫能夠醫治的?

許華蓉失望的閉上眼睛沉沉睡去,如今的自己不過是拖著這副皮囊軀殼苟延殘喘的活著,沒有開心,沒有想要的幸福,四處充滿勾心鬥角,直到年紀輕輕患上癆疾,一切的一切莫非命中注定,上天為何這般的不公。

許華蓉病中也不過是柳妃時常來探望探望,柳妃是個好人,注定會有好報,而自己,莫非如今正是遭報應之時。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