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晟番外 五(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你去準備一份豐盛的賀禮,在殊兒登基之日送到璃國。”炎晟心裡一陣竊喜,他送東西給殊兒,東方澈又要不高興了。

時不時刺激一下東方澈,也是一件極有趣的事情。

“是,皇上!”

老大臣知道,皇上心裡還是隻有當初的殊妃一人。但凡殊妃那邊有任何消息傳來,皇上都會送上重禮。

他真是為東方帝捏把汗,有一個勁敵擺在這兒。怕是寢食難安。

……

半年後。

“皇上,探子得到消息,東方國皇後產下一對龍鳳雙生子!”烏義高興的進殿稟告。

炎晟正在與大臣商議修建溝渠的事情,一聽璃韻生了,高興的不行。

“快,快命人準備賀禮送到東方國,越貴重越好!”

其它大臣一臉尷尬的立在殿裡,這都快一年了,皇上怎麼對東方國皇後如此上心。

“是,臣這就去準備。”

烏義高興的退下,聽到璃韻平安生產,他也安心了。

“朕宣布普天同慶,同時大赦天下!”炎晟激動道。

“皇上,這……這不是東方國皇後產子嗎?與我們炎國有何乾係?”

“正是,皇上倒不如自己生一個皇子皇女……”

“皇上登位大半年了,後宮空虛,早該廣選采女納入後宮了。”

……

朝中大臣們一臉尷尬,彆人家添丁,皇上高興成這樣,真是沒了誰。

“你們懂什麼,殊兒生的孩子都得管朕叫乾爹,朕為何不高興?”

炎晟一臉不爽,這些人就是不懂他的心情。

“那也隻是乾爹,不是親爹,皇上不可讓人看笑話!”又有大臣站出來反對。

“皇上三思,憑炎國的實力,找一個比東方國皇後更美的女子並不難。”

“皇上不可沉浸在昨日的傷痛中,這天下美人何其之多……”

……

大臣們又開始老生常談的勸炎晟納妃。

炎晟一記淩厲的眼神掃過去,殿中那些大臣們立刻全都閉上嘴,不敢再說一個字了。

“你們全都退下,朕要喝個痛快!”

“是,臣等告退!”

一眾文武百官無比同情的退下,深感他們這皇上憋屈。

果然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等殿中隻剩下炎晟一人了,他端起桌上的酒杯,走到一麵掛著珠簾的牆壁前,親手一點一點將珠簾收起來。

牆壁上立刻就露出一張與真人比例一樣大小的畫像,而畫像上一身大紅色嫁衣的女子正是璃韻。

他深情的凝視畫像,好似這幅畫像便是活的,便是真正的璃韻。

“殊兒,恭喜你做母後了!”

雖然心中苦澀,可是看到她幸福,他就高興。

“殊兒,這麼久朕才明白你說的那些話是何意思。朕已經不恨不怨,此生能遇到你,就已經是天大的福份了。朕隻願你能幸福,你能平安一生!”

畫像上的女子,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容。嬌羞柔美,傾國傾城。

朦朧中,他好似覺得畫像上的女子活過來了,又回到他身邊了。

“殊兒,朕隻有喝醉時,才能見到你。明明知道是喝醉了,看到的都是假的。你不可能回到朕身邊……可是……可是朕還是願意喝醉……因為隻要能見到你,怎樣都好……”

“朕現在已經將炎國治理的極好,朕知道你希望朕成為一代明君,成為讓百姓愛戴的君王。朕也一直很努力,朕不敢有一絲懈怠……”

“殊兒,朕一直想問你。若是來生,朕先遇到你,你會給朕一個機會嗎?”

“嗬嗬?你問朕為何非你不可?問的好……”

“朕告訴你,因為朕遇到了最好的你,其它女子都成為了將就。朕是什麼人……朕不想將就……”

這一生求而不得,他唯願來生,早些遇到她!

“皇上,您又喝醉了?”烏義走進殿中,就看到又是這幅畫麵。

他苦笑,或許他和皇上中的一樣的毒。

“烏義,殊兒回來了……她就在朕身邊……她是喜歡的是朕……不是東方澈……”

“皇上,您不能躺在地上,不能喝酒……”

烏義將地上的炎晟扶起來,這都不知道是第幾次了。

每次炎晟喝醉了,都是烏義進來收拾。宮人沒一個敢進來的。

“烏義,朕知道你也喜歡殊兒……可是殊兒是朕的……誰也搶不走……”

“是,是,阿璃是皇上的。臣可不敢搶……”

烏義扶著炎晟躺到龍榻上,小心的為他蓋好被子後,才轉身離開。

炎皇每月必定喝醉一次,每次必定會看牆上的畫像,每次必定會說醉話。

彆人會覺得炎晟蠢,可是烏義明白,他們都遇到了最好的,豈會將就呢!

阿姐已經寫過好幾次信來,讓他趕緊找一個。可是他實在沒有勇氣找,因為他不可能愛上其它任何女子。

所以他也明白,不管大臣們如何出招,如何施壓,炎皇必定不會納妃。

炎皇的心全都讓阿璃占滿了,實在裝不下其它人,其它事了!

龍榻上的炎晟閉著眼睛,眉頭深鎖,嘴裡還在念著。

“殊兒……朕的殊兒……朕喜歡你……朕想你……”

……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