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我回來了(大結局)(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冷風笑著,“其實究竟可能不可能,你自己心中很清楚,蘇宣,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你是在騙自己嗎?”

“……”

蘇宣沒有再說話,腦海裡麵都是那天晚上發生的一切。

直到最後終於一點一點放開了自己的手,就那麼站在窗前麵無表情。

窗外的雪又在簌簌地飄落,好像今年的冬天特彆的冷,比起以往的冬天都冷。

最後蘇宣一點一點的走回到了七月的床榻跟前。

他像是用儘了自己一生的力氣,才終於伸出自己的雙手,緊緊的抓住了七月的手。

七月的手是那麼涼,直涼到他的心裡麵。

蘇宣眼中的滾燙,終於再忍不住一滴一滴落下。

“七月,對不起……”

冷風看著蘇宣這個樣子突然笑了。

“嗬,蘇宣,難受嗎?痛苦嗎?後悔嗎?可你現在這點難受,這點痛苦又算什麼呢?你從來都不知道七月為你到底付出了多少,也根本不知道在她的心中你究竟有多重要。”

“她為了你整整六年的時間,都在守護著你最愛的那個女人。甚至從來都沒有為她自己想過,就為了守著對你的那份承諾,她拚了自己的性命你要保護你愛的人。”

“我怎麼都想不到一個女子究竟要愛一個男子愛到什麼樣的地步,才會做出這樣的犧牲。而你呢?你從頭到尾給過她什麼?你有給過七月任何一給個好臉色嗎?你有給過七月任何一絲希望嗎?”

“沒有,你從來都沒有,甚至你屢屢的傷害她,她對你的付出你從來都視而不見。不,你是看到了也假裝沒看到,我從來都不相信你不知道七月對你的感情。可你呢?想想你這麼多年來都在做些什麼呢?”

“蘇宣,不要以為你是晉國的皇帝,我就不敢把你怎麼樣。若是七月最後真的醒不過來,我就是同歸於儘,也要讓你給她陪葬。”

冷風說完最後這一句話就再也沒有回頭,轉身大步離開了。

走出門的那一刹那,冷風也早已淚流滿麵。

他是愛七月,好愛好愛。

可他也知道在七月的心底,從始至終都隻有蘇宣。

他更加知道七月怎麼樣會快樂,怎麼樣會幸福。

七月需要的從來都不是他,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時候……

冷風回頭望了望七月的房間,笑著流著淚,“七月,也許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做的事情了。”

房間裡麵。

蘇宣握著七月的手,看著七月蒼白的臉,聽著七月微弱的呼吸聲。

腦海裡麵都是關於過往七月所有的一切。

有第一次見到七月的時候,有第一次和七月分離的時候,還有再次和七月相見的時候,以及他帶著七月回到晉國的時候。

這個時候,蘇宣回憶起來才發現,原來曾經七月的一舉一動,一個眼神,一句話都是那麼的珍貴。

七月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那清澈明亮的眼神,帶著驚喜帶著意外,如同冬日裡的白雪,潔白靜謐,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

還有他因為宛兒的傷回去找七月的時候,七月就像是一個局促不安的孩子,站在他對麵的不遠處,似乎連話都不敢多說一句,好像生怕自己說錯了什麼。

七月跟他回到北國皇宮的時候,他隻記得那個時候,七月興奮的手舞足蹈,就像是一個孩子終於吃到了自己想要吃的糖果。

還有七月跟著蘇予宛回北國即將要離開的時候,還有最後在南國再一次見到七月的時候。

如今,這些原本不經意的瞬間,越發在蘇宣的腦海中清晰了起來。

“七月,你快點醒來好嗎?隻要你醒來,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隻要你肯醒來,你怎麼樣都可以……”

幾乎一整個晚上,蘇宣都守在七月的床榻跟前,不停的開口說著。

可最終蘇宣說了一整個晚上,七月也沒有能夠醒過來。

直到第二天的時候,華莫過來為七月診治。

蘇予宛,君禦深,冷風,蘇宣都站在七月床榻跟前。

華莫診治完了之後,站起身來搖了搖頭,“七月的傷已經沒有大礙了,傷口愈合的也很好。隻是,為何沒有醒過來,老夫也不知道。這麼多年,老夫還從來沒有碰到過這樣的情況。”

“華莫先生,你的意思也就是說七月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是嗎?那還需要再繼續用藥嗎?”

蘇宣愣愣地回過神來,下意識的開口問著。

“不需要了,隻需要服用一些養精補氣的藥就可以了。”

華莫搖了搖頭,歎了口氣,便走了出去。

蘇予宛和君禦深也跟著華莫走了出去。

“爹,七月的身體是真沒有什麼大礙了嗎?”

蘇予宛還是不相信的又開口問了一句。

“是,我在六國周遊行醫那麼多年,這點把握還是有的,至於七月為什麼沒有醒過來,好像是七月自己不願意醒來。”

華莫望著頭頂上的天空,笑了笑,想到自己和天心。

“這世界所有的一切,說到最後癡男怨女,不過都是逃不過一個情字。”

最終,蘇宣帶著華莫的藥帶著七月回了晉國。

蘇予宛縱然心中有太多的不舍,但是畢竟七月是蘇宣的人。

她想到七月這麼多年來為蘇宣付出了那麼多,看到蘇宣對七月那般的小心翼翼,忽然又笑了。

“七月,你一定要醒來,你終於等到了你的花開,又如何能夠錯過。”

蘇予宛和君禦深轉身剛準備回去,發現身旁早已經沒有了冷風的身影。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