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結局(1/2)


舉報本章錯誤( 無需登錄 )

親眼看著所有人都離開了新房之中,盛錦珩渾身的勁一鬆,若不是容易引起麻煩,連頭上這些花冠發簪,她都想要一並卸了。

新房裡沒有什麼吃食,她摸到被褥上有些乾果,沒忍住就拿來祭了五臟廟。

吃得個半飽,看著手裡的“早生貴子”,他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是真的嫁給昭王了。

直到此刻,盛錦珩才隱隱約約察覺到,從此以後,自己與上一輩子所發生的一切,已經離得很遠很遠了。

她不會再被五皇子辜負利用,她還成了……五皇子的舅母?

想到這裡,盛錦珩忍俊不禁,頓時笑了一聲。

昭王這個輩分,還當真是替她占儘了便宜。

而昭王……

盛錦珩回憶著自己自重生以後,結識了昭王,到如今的點點滴滴,她心中相信,昭王絕不會是五皇子那般無情無義無恥之徒。

何況她也與昭王約定,風波過後,是和離或是休妻,定不耽擱昭王尋覓良緣。

至於她對昭王的感情,盛錦珩回憶著自己與昭王提出婚約時,究竟是何心情,已然隱隱有些明白,重生之後,此時的她心中,是有昭王的影子的。

昭王待她似乎也並不是全然無情。

答應婚約時,迎親時,昭王的反應她都看在眼底。

既然如此,從此往後就隻看他們緣分到底如何吧,就算她做了一場豪賭,她選擇將籌碼壓在了昭王身上,隻希望結果不要叫她失望了。

若成自然歡喜,若不成,她也願與昭王好聚好散。

她盛錦珩今生的決定,絕不後悔。

昭王在外院婚宴上,被纏得脫不開身,前來赴宴道喜的大臣皇子等等諸人,令昭王府可謂是水泄不通,將他圍起來後,更是叫他左支右拙,難以尋到合適離開的時機。

平時的昭王再怎麼不好惹,今日是他大婚,這難免就壯了眾人的膽子,勸酒的,敬酒的,個個是平日裡絕沒有的熊心豹子膽。

他們是看不出昭王殿下的臉色,有多麼的不耐煩了。

昭王隻想要回新房去見盛錦珩,盛錦珩嫁給他是謀劃也好,總歸如今終於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了,他哪有閒心與旁人耗著。

奈何往往事與願違,他活生生被拖到半夜,算是終於有機會可以離開了。

昭王數不清被敬了多少杯酒,被勸了多少杯酒,也多虧他留了個心眼,將自己的酒水大部分換成了白水,不然即便杯子小,這麼多酒水灌下來,他還能不能醒著回新房,他自己都不敢保證。

筵席上沾染了一身酒氣,他擔心熏著盛錦珩,先去好生沐浴打理過,這才回去新房。

隻見一乾侍人守在新房外,阿沅看他來了,正要進房裡喚醒盛錦珩,她不知曉盛錦珩的謀劃,隻認為昭王殿下於自家小姐而言,是個頂好的歸宿,不想要盛錦珩在過門的第一天,就給昭王帶來不好的印象。

昭王卻擺擺手製止了她,也不許任何人出聲吵鬨。

他知道現在的時辰已經很晚了,也怕盛錦珩守得困了,不想吵醒盛錦珩。

阿沅意識到他用意的體貼之處,也就放了心。

昭王輕手輕腳走進房裡,當真見到盛錦珩坐在床邊,倚著床柱眯上了眼,走到近前,又瞧見地上一小堆果皮,愣住半晌,不由無奈笑了。

網頁閱讀不過癮?點擊此處下載APP後繼續永久免費閱讀!